返回
电商
分类

中国通信的百年沉浮 - 通信,5G - IT之家

日期: 2020-01-11 18:50 浏览次数 : 83

图片 1

一、萌芽时期

新疆日报讯 岳彩岩退休前是中国电信新疆公司总经理助理,他的父亲上世纪50年代从山东支边来到自治区邮电局,当上了一名邮电技术人员,从此,岳彩岩一家和电信结下不解之缘,延续至今已有三代。

我出生在一个“通信世家”,从小,我对通信行业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

1876年,福州城至马尾港的电报线建成并投入使用。从此,中国有了第一条电报线路。

从“摇把子”到程控电话,从5位号码升至6位、7位,从模拟信号到“大哥大”,再到“3G”手机……岳家三代人见证了电信改变新疆百姓生活的历程。

我的外婆是新中国的第一批长途话务员。我对外婆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她沙哑的嗓音。由于年轻时长期高强度的话务员工作,她用嗓过度,声带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

三年后,也就是1879年,福州南台、马尾、长门设立省营官电局,将原仅供军用的电报通讯对外公开营业。至此,电讯业务民用时代正式开始。

“上个世纪50年代初,父亲和他的战友们,为了拉通讯线,常年不回家,用了3年的时间,在全疆7个地州安装了数百门"摇把子"电话,短期内改变了我区许多县市没有电话、只能用邮件、电报和外界联系的状况。”9月2日,岳彩岩在中国电信新疆公司历史陈列馆里说。

小时候,我常常听外婆津津乐道自己最初的这段工作经历。在那个年代,长途话务员是个十分“时髦”的工作。由于当时各省之间线路未连通,长途电话接续是靠人工,全国各地的电话线路都得接到电话局,再通过电话局的长途话务员手动进行中转接线。外婆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一个小小的转接台前,不停地接电话,喊话、插线、转接。一天下来,有时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不过,她也因为担任转接的工作而有了与各行各业交朋友打交道的机会。每每谈及这些,外婆从未对自己的嗓音嘶哑而感到任何惋惜,言谈之间都是深深的自豪感。

1882年,我国第一部磁石电话交换机在上海开通。此时,距离美国人亚历山大·贝尔申请电话专利已经过去了6年。

上个世纪70年代,岳彩岩参加工作被分配到哈密邮电局,几次送水工作,让他深刻理解了当初爸爸工作的艰辛。

六七十年代,通信进入“步进制”“纵横制”自动交换时代,几年前还很时髦的“长途话务员”职业快速退出了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巨大的机房。“长途话务员”的职业虽然短暂,却作为新中国通信起步最重要的烙印之一,烙在了中国通信史中,也烙印在了一代代通信人的心目中。

1888年,又是在福建,中国成功铺设了自己的首条海底电缆(从芭蕉岛入海,台湾沪尾上岸,总长177海里)。

在新疆这个极度缺水的地区,有很多守站的机务班组一个月才能见一次送水的同事,也就是说他们一个月才能喝一次新鲜水,他们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凭着甘于奉献的“苦水精神”,保障着全疆通讯的畅通。

我对通信的第二个记忆来自我的父亲。

但是,当时的中国依旧是积贫积弱,虽然引进了电报和电话技术,但绝大部分通信需求,仍然依赖传统书信。

作为第二代电信人,岳彩岩暗自发誓也要为邮电事业奉献一生。

1985年,上海贝尔公司组装了第一批程控交换机。第二年,我出生了。就在同一年,我的父亲通过了省内的选拔考试,在我刚刚半岁时,被选为首批技术人员被派到德国西门子学习程控技术,一学就是半年。回国后,父亲成为全省第一期程控电话的主要技术人员,我们家也成了当地第一批装上程控电话的家庭。楼上楼下邻里都十分羡慕,争相借用。记忆里,每当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常常会听到母亲在楼道里喊:“某某,快来接电话,找你的。”

1904年,北京的第一个官办电话局在东单二条胡同开通,当时是100门人工交换机。

岳彩岩回忆说,改革开放初期,固定电话对老百姓(603883,股吧)来说,还是奢侈品,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新疆市话供需矛盾日渐尖锐,“装机难、通话难、维修难”是当时社会上怨声载道的老大难问题。那时候邮电局的长途台窗口前,每天都排着长队,由于当时线路条件差,通话者听不清对方的话,话务员还得担负起传声筒的角色。

没多久,邻居们也纷纷装上了电话。短短几年,电话就从一种“奢侈品”普及到千家万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成为标配。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国内与外界的联系进一步加强,电话和电报技术得到了进一步的普及。

1986年,乌鲁木齐市电信局引进6500门日本“富士通F-150”程控电话交换机,这是新疆历史上第一个程控电话局,一举缩短了首府乌鲁木齐市电话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原本存在的几十年差距。

记得刚上幼儿园时,因为父母在邮电局工作,工作很忙,我常常是幼儿园里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孩子。记忆里的父亲那几年总是在机房加班,早出晚归,不修边幅。有一次,到了机房,才发现自己鞋子穿错了。还有一次,周末父亲陪我睡午觉,我嚷嚷着让他讲故事。他讲了几句,我还没睡着,他就开始打呼噜。我一个劲儿地问:“然后呢,然后呢,快讲!”父亲迷糊中讲:“程控办……八分局,要加强备份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民政府中,邮政业务属于「中华邮政」,由国民政府直属。而电信业务,属于交通部管辖。从级别上来说,“电信”不如“邮政”。

1996年,南北疆光缆全线开通,这是新疆有史以来自主兴建的最大规模的通信工程,总长3364公里。

这个片段,几乎成了父亲在家永远的笑柄。

虽然级别低,但电信业务的发展和普及速度很快。像电话这样的新鲜事物,逐渐走进了少数富裕家庭的生活。

岳彩岩清楚地记得,1998年,新疆邮电管理局实行邮政和电信两大专业的分营改革,结束了“政企合一”体制,随后,新疆联通、移动、电信公司三大运营商分别成立。

在我上小学一年级时,记得有一天放学回家,家里挂上了大红花和大奖状。原来,父亲因为程控技术的创新,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在父亲这一代程控人的日夜奋战下,程控电话就从“万门”历经了一次次扩容,快速变为几十万门,几百万门,几千万门。截至1995年年底,全国电话交换机总容量达到了8000万门以上。十年间翻了八千倍。

尤其是到了战争年代,电报电话得到了更大的发展,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如果没有它们,历史将无数次被改写。

岳彩岩说,进入21世纪,手机由奢侈品变成日常通信工具,现在,随着智能化和互联网的发展,更是一部手机在手,吃喝玩乐甚至办公全都轻松搞定。

我记得读小学四五年级时,有一天,父亲忽然拿回家一个黑咕隆咚像“板儿砖”一样的东西,往桌上一拍,告诉我,这叫“大哥大”。不需要电话绳,揣兜里,走到哪儿,都能打电话。我至今还能回忆起,家里的第一个“大哥大”号码,是个9开头的7位数字。没过多久,这个“板儿砖”就越来越小,越来越薄。无线电话从使用模拟信号变成了数字信号。位数也从7位变成了10位、11位。还记得,我第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手机,是诺基亚8210,当然,也是从我爸妈手里淘汰下来的。用这部手机,我拨打了热线电话,完成了高考查分。

正在发电报的解放区战士

2014年,退休了的岳彩岩,闲暇之余还在搜集着新疆电信百年来的发展实物和文字。

高中毕业,我来到北京上大学,就读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主攻计算机图形、网络多媒体、3D影视特效等技术。那时的数字技术与艺术在中国都刚起步,被业内誉为“朝阳产业”,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还有些陌生。纸媒、电视机还是绝对的主流媒体,网络上最流行的还是FLASH动画,3D特效仅仅存在于好莱坞大片中。那时的我根本想不到,十几年后的今天,伴随着5G网络的发展,虚拟照进了现实,AR/VR数字技术不断有了新的应用场景,在云端实时渲染不再是梦想,8K实时传输,沉浸式游戏体验,全息影像等技术趋于成熟,现实与数字世界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

二、命运多舛

“我女儿是伴随着新时代电信大发展长大的,作为第三代电信人,现在她在中国电信北京公司工作,希望她可以把新疆电信的"苦水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岳彩岩说。

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在奥运会主新闻中心场馆担任志愿者,服务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媒体人员。也许是缘分和巧合,我被分配到场馆里做通信支持员,协助北京移动的经理一起负责新闻中心场馆的电话报装、网络支持、故障处理等技术支持工作。在这短短一个多月里,我被通信人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所感染,我真切地感受到,通信,也许不是最闪亮的最发光的,却是整个信息社会中最坚实的基石。这时,“通信”在我心目中变得愈加鲜活,不再是祖辈父辈的荣耀和故事,而是属于我的现在和经历。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

分享到

后来,研究生毕业的我选择加入了中国移动,负责电子渠道建设运营工作。工作中,我亲历了自己负责的渠道从最初的网站,转型成了App、H5、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移动互联网不同的形态,我也见证了中国通信从GSM到3G、4G再到5G的高速演进。5G,为人们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和新的创业激情,也为我们带来了新的动力。

此时的中国,历经多年战乱,通信技术和基础设施非常落后。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实习生 阿肯木哈里·翁拉森]

如今,看到自己不满四岁的孩子能够熟练触摸手机屏幕自己点播视频、玩游戏、学英语,我会感到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若将时光回溯到几十年前,这不正如当年担任长途话务员的外婆无法想象到,要花几个小时才能接通的长途电话,到现在就是一键拨通,实时高清交流。

当时我国的电话普及率不到0.05%,全国的电话总用户数只有26万。绝大部分中国人没有用过电话,甚至没有见过电话。

时代在变,我们都在变。通信的变革,远不只是速度的增长,更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观念的革新。

建国之后,国内通信技术和通信工业的发展仍然不算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命运多舛。从政府通信主管部门——邮电部的命运就能看得出来:

对我的孩子来说,通信,不再是我外婆那个年代的人肉连接、不再是父亲那个年代的计算机控制连接,也不仅是我这个时代的人人相连,物物相连,而可能演变成与新世界、新生命的连接和延续。

1949年11月1日,邮电部正式成立。

未来已来。下一个70年,更令人期待。

1951年9月25日,人民邮政和电信统一纳入邮电部,邮政、电信实现了第一次合并。

《人民邮电》报微信公众号「夜读」现招募投稿者与朗读志愿者!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全国县以下邮电全部划归当地政府管理,归口交通运输。

只要你喜欢文字或朗读,只要你的文笔或声音够好,并且希望在每周末和人邮的读者一起分享美文,就来报名吧!

1967年,邮政与电信分家,邮政仍归口交通运输,而电信划归当地军分区领导。

报名须知:

1969年6月,邮电部被撤销,分别成立邮政总局和电信总局,大搞微波、电缆通信工程。

朗读志愿者需要准备一段1分钟左右的样音,音频内容为朗读诗歌或散文;投稿者直接来砸稿即可,文章要求与通信行业相关,题材不限。

1973年6月,邮电部恢复。邮政和电信进行了第二次合并,又统一归国家邮电部。

您可将“录制好的音频/美文+您的姓名+联系方式”发送至我们的邮箱:rmydbxmt@qq.com

总的来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时期我们的通信行业发展战略并不明确,通信技术也没有什么明显进步,我们和国外的差距不断拉大,老百姓的通信需求并不能得到很好的满足。

如您成功入选《人民邮电》报夜读投稿者或朗读志愿者,我们会在10个工作日内与您取得联系,小邮期待听到您的声音~

正在“拍”电报的妹纸们

等你来砸稿哦!

正在维修通信线路的女通信兵

主播:宋彧

正在测试线路的通信工程师妹纸

封面制图:王阳

在那个年代,电报很贵,电话很少,写信仍然是主要通信手段。

监制:郭川

邮电局大厅里正在写信的人们

不过,在那一时期,我们对通信人才的培训还是比较重视的,成立了很多通信院校。

例如1955年成立的北京邮电学院,1958年成立的南京邮电学院,1959年成立的西安邮电学院。

三、改革开放

70年代末,文革动乱结束,我们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

那个时候的中国,家徒四壁,百废待兴。通信行业也是一样,基础设施非常落后,技术水平也严重不足。

还在使用老式交换设备的话务员

随着经济的快速起步,人们对通信的需求越发迫切。

那个时候,打电话可不容易

邮电局里排队打电话的人们

传达室的公共电话,也许唤醒了那代人的回忆

于是,落后的中国通信事业开始奋起直追。

最开始,我们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固定电话和程控交换技术上。八十年代,全国各地忙着开通程控交换业务,推动电话普及。

1982年,中国第一部万门程控电话交换机在福州启用,引进的是日本F-150万门程控交换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