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商
分类

中国爷爷“玩”木头火了,连接古今的榫卯结构有多厉害

日期: 2020-02-02 23:25 浏览次数 : 58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中国爷爷“玩”木头火了,连接古今的榫卯结构有多厉害

本名叫王德文的阿木爷爷用自己制作一个“鲁班凳”的6分多钟的视频在海外社交媒体上收获了1千多万的点击量。这段视频几乎没有一句讲解或对白,全凭阿木爷爷的一双巧手,不用一颗钉子或螺丝,就打造出一把可变换造型的“鲁班凳”。

本名叫王德文的阿木爷爷用自己制作一个“鲁班凳”的6分多钟的视频在海外社交媒体上收获了1千多万的点击量。这段视频几乎没有一句讲解或对白,全凭阿木爷爷的一双巧手,不用一颗钉子或螺丝,就打造出一把可变换造型的“鲁班凳”。

阿木爷爷展示的是中国的传统木匠技术,也有中国的科学文化相结合,有着更深刻的内涵和意义。同时也是一种艺术,而且是已经濒于失传的技术和艺术,但又在现实生活非常实用,不只是现在,到了未来,这样的技术和艺术还具有其长远的生命力。因为,它不只是可以与现代科技结合,还可以为人和社会创造出更好的物质和精神产品。

阿木爷爷展示的是中国的传统木匠技术,也有中国的科学文化相结合,有着更深刻的内涵和意义。同时也是一种艺术,而且是已经濒于失传的技术和艺术,但又在现实生活非常实用,不只是现在,到了未来,这样的技术和艺术还具有其长远的生命力。因为,它不只是可以与现代科技结合,还可以为人和社会创造出更好的物质和精神产品。

说到底,阿木爷爷的技艺其实是鲁班技术的再现,或者他和其他一些掌握这门技术的中国人就是现代的鲁班,其特点在于,把古代建筑的榫卯结构发挥到了极致。他除了能制造鲁班凳、鲁班锁外,还利用榫卯结构制作会走路的小猪佩奇,而且是原样重现。他制作的榫卯结构的微型世博会中国馆,也令人拍案叫绝。

说到底,阿木爷爷的技艺其实是鲁班技术的再现,或者他和其他一些掌握这门技术的中国人就是现代的鲁班,其特点在于,把古代建筑的榫卯结构发挥到了极致。他除了能制造鲁班凳、鲁班锁外,还利用榫卯结构制作会走路的小猪佩奇,而且是原样重现。他制作的榫卯结构的微型世博会中国馆,也令人拍案叫绝。

有外国人看了视频在击节赞叹不已的同时,会用现代科技来质疑,猜测阿木爷爷肯定学习过计算机辅助设计,先建模再进行手工制作。但是,阿木爷爷称,他对这个技术一窍不通,只靠一把三角尺、一根铅笔、一根当圆规的木条就能制作出各种各样的器具和产品。

有外国人看了视频在击节赞叹不已的同时,会用现代科技来质疑,猜测阿木爷爷肯定学习过计算机辅助设计,先建模再进行手工制作。但是,阿木爷爷称,他对这个技术一窍不通,只靠一把三角尺、一根铅笔、一根当圆规的木条就能制作出各种各样的器具和产品。

有实物证明的中国最早的榫卯建筑是距今约7000年新石器时期的浙江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榫卯木构件,当时的河姆渡先民已经开始使用榫卯结构来建造房屋了,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干栏式建筑。人类的智慧在很多方面和我是相通的,榫卯结构并非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德国出土的新石器时期的木构水井榫卯构造也证明,德国人也掌握和使用这一古老的建筑技艺。

有实物证明的中国最早的榫卯建筑是距今约7000年新石器时期的浙江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榫卯木构件,当时的河姆渡先民已经开始使用榫卯结构来建造房屋了,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干栏式建筑。人类的智慧在很多方面和我是相通的,榫卯结构并非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德国出土的新石器时期的木构水井榫卯构造也证明,德国人也掌握和使用这一古老的建筑技艺。

其实,这在科学史上也能证明,即便中国没有出现像西方那样的现代科学,也存在着古今相通的技艺,而且这样的技术还传承了下来,在今天发挥着不只是实用价值,而且具有观赏和艺术价值。这样的技术是由“活着的鲁班”演示出来,即便是一种表演,也更是原汁原味的具有技术含金量的真实制造。

其实,这在科学史上也能证明,即便中国没有出现像西方那样的现代科学,也存在着古今相通的技艺,而且这样的技术还传承了下来,在今天发挥着不只是实用价值,而且具有观赏和艺术价值。这样的技术是由“活着的鲁班”演示出来,即便是一种表演,也更是原汁原味的具有技术含金量的真实制造。

在干栏式建筑之后,现代人可以在绘画和图纸中看到中国人制造的榫卯结构的木拱桥和廊桥,如张择端《清明上河图》所画的北宋东京汴梁城外汴水河上的一座拱形桥梁。就连故宫也基本采用的是榫卯结构。

在干栏式建筑之后,现代人可以在绘画和图纸中看到中国人制造的榫卯结构的木拱桥和廊桥,如张择端《清明上河图》所画的北宋东京汴梁城外汴水河上的一座拱形桥梁。就连故宫也基本采用的是榫卯结构。

同时,在阿木爷爷之前,梁思成在其《中国建筑史》中大量介绍过中国的榫卯建筑,如天津市蓟州区独乐寺观音阁、山西的应县木塔和华严宝塔;在今天,有在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建筑考古学以木拱廊桥为内容攻读博士学位的刘妍,计划要把中国保留下来的一百零几座历史遗存的木拱进行实地测绘和研究;还有清华的师生对中国拱桥的研究、总结和继承,如比较石拱和木拱,前者抗压性能较好,后者的抗拉强度、抗弯性较好,以及跨度更长。

同时,在阿木爷爷之前,梁思成在其《中国建筑史》中大量介绍过中国的榫卯建筑,如天津市蓟州区独乐寺观音阁、山西的应县木塔和华严宝塔;在今天,有在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建筑考古学以木拱廊桥为内容攻读博士学位的刘妍,计划要把中国保留下来的一百零几座历史遗存的木拱进行实地测绘和研究;还有清华的师生对中国拱桥的研究、总结和继承,如比较石拱和木拱,前者抗压性能较好,后者的抗拉强度、抗弯性较好,以及跨度更长。

山西应县木塔

山西应县木塔

但是,这些古建筑只是存在于图纸和绘画,以及实体建筑中,很难看到。即便可以用3D模型进行演示,也无法与阿木爷爷实时建造榫卯产品来得直观和传神,让人在欣赏中国匠人的建筑技艺的同时也领悟了建筑技术,前者在美的享受的同时让人心悦诚服,后者在不烧脑的情况下理解建筑技术的同时,又让人感到技术的既简单又博大精深。因此,阿木爷爷不想成为网红也不可能。